文艺不清新 深沉但也丧失。

文字工作者 感受者 独处者。

我还没有女朋友.

那些人以为摸透了风云和闪电的脾气.

这世界上有许多种方法去生存或者死亡. 有五月天告诉你伤心的人别听慢歌,也有苏打绿为你宣泄哀伤放大幸福. 有的人喜欢被告诉站起来战斗啊你能赢,有的人却愿意听到你应该跑你没必要冒这个险。有的人想听到说我死后我会让世界更好一点,我想得到自己的价值。也有人如星彩知道我们改变不了什么 我们只是要面对,要不欺骗自己,我们会死去,我们改不了结局,但是我们的存在的确在无垠宇宙中为他人带来了什么。
我喜欢《云图》 ,因为他不给虚假的远景,它带我们面对了无力的结局而依然有希望。我喜欢摇滚也喜欢巴赫,一切都不应该被评判.
我愿意直面一切,尽管有些时候需要我好多年的努力去接受一件事,去想一个问题. 当挣脱了很多并不必然的标准 ,万法如一.
我们担负不起后代出生的责任,我们不能照顾好她们,也不能确保她不是下一个古田顺子. 我们出生的目的就是死亡,我们生育下一代的唯一目标是让他们带给我们终结. 如若这个世界没有一个超灵的存在,或者叫做神,繁衍只是繁衍,繁衍没有意义。 所有的无神论者都本不该有孩子,这是对自己最大的嘲讽。反出生主义在四处蔓延,人们却不知道如何打败它。
存在的焦虑是死亡带来的,结束这个循环的游戏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。
不过,估计自然界也只有人类才会考虑灭绝自己的种族来获得一个胜利,毁灭换来永恒的胜利。
可是为什么要让无数平凡,为了活着而活着的人去背负愁眉苦脸的知识分子脑中的悲惨呢?
意义本身不是必须的,人总是误以为自己充满了意义,这是理性流行的年月自带的弊病。当能够放开智性的时候,也不是反智主义,顿悟也是个可以达到圆满的方式。专业上我们现在叫他直觉.
人类太善于毁灭了. 毁灭了一切其他,终于将毁灭之锤落在自己头上. 反思曾经带给人以智慧的光,而无限循环的反思终于成为了病毒几乎毁灭了最聪明的一小群人.
我们是自然的造物,我们是历史的内容。我不认同我们可以改变潮水的方向这么文艺气息的话,文艺最终目的还是娱乐罢了。悲剧也不过是另一种娱乐的极端。
秩序与混乱被人习以为常的视为二元,一部分人只会思考,一部分人只会生活。理性作为控制的虚假毒药被世人流行,他那么好用以至于人们忘记并且忽视自己很多事情不可控制。最可悲的是所有人将其视为理所当然,不可控的事情我干嘛要管.

评论

© 过于喧嚣 | Powered by LOFTER